奖牌融入南越玉璧“同心圆” 凸显“礼仪之邦”_主页
奖牌融入南越玉璧“同心圆” 凸显“礼仪之邦”
更新时间:2021-11-25
 

  北京2022年冬奥会倒计时100天之际,冬奥会与冬残奥会奖牌正式亮相。南都记者注意到,奖牌正面设计参考了广州南越王墓同心圆纹玉璧。广州南越王博物院副院长王维一日前接受南都、N视频记者专访时谈到,南越王墓是岭南地区规模最大的汉代彩绘石室墓,集中反映两千多年前岭南地区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发展状况,体现秦汉时期兼容并包的岭南地域特点。在他看来,南越玉璧成为冬奥会奖牌的创意来源之一,也是岭南文化在中华文明多元一体中的贡献。

  北京冬奥会的奖牌由圆形和圆心共同构成,名为“同心”。奖牌上五个同心环代表“天地合,人心同”的中华文化内涵,也象征着奥林匹克精神将全世界的人们团结在一起。

  奖牌设计团队主创、中央美术学院杭海教授接受南都、N视频记者采访时透露,在2008年突破材质约束打造出“金镶玉”奥运奖牌之后,设计团队今年为冬奥会设计奖牌时沿用玉文化概念。两次的奥运奖牌设计都与广州南越王墓文物有着特殊缘分——“金镶玉”奖牌的挂钩是该处出土组玉佩中的玉双龙蒲纹璜的简化版本,而此次冬奥会奖牌正面形象来源于中国古代同心圆玉璧,参考对象之一也来自南越王墓。

  南都记者了解到,1983年6月,南越王墓在广州象岗山山腹中被发现,墓中一千多件(套)文物包括了71件玉璧保存完好。

  “这批玉璧,无论从质量、数量在全国都是首屈一指。”南越王博物院副院长王维一向南都记者介绍,作为岭南地区规模最大、保存最好、出土器物最多的汉代彩绘石室墓,南越王墓集中反映了两千多年前南越国(现岭南地区)政治、经济和文化的发展状况,见证了两千多年前中国与海外的文化交流,体现了秦汉时期岭南地区兼容并包的地域特点,再现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发展历程。

  王维一向南都记者介绍,上述出土的玉璧中,有5块三区纹饰玉璧,璧面有内、中、外三区纹饰,将玉璧分为三个同心圆,是当时级别最高的玉礼器。此次成为冬奥会奖牌创意来源之一的,正是以D54玉璧为代表的三区纹饰玉璧。

  “在秦末至西汉时期,玉璧本就是国礼级别的物件。”王维一向南都记者展示了D54玉璧的图片。这块玉璧为青玉材质,深绿色,外径为28.1厘米,内径为6.2厘米,厚度约为0.8厘米;外区、内区均有龙纹,中区则为涡纹。王维一说,这样高质量的玉质、纹饰的三区纹饰玉璧在同时期的汉墓中极为罕见。

  他对此次冬奥会奖牌的同心圆纹路设计感到惊叹,他认为,将此元素置于中国举办的国际赛事中,凸显了“礼仪之邦”的文化内涵。

  《周礼》记载“以苍璧礼天”。王维一解释道,玉璧是秦代重要的玉礼器,除了用于祭祀活动,当时国与国之间交往时,玉璧也是代表友好的礼仪互赠物件。西汉时期,玉璧除了延续礼玉的功能,还作为陪葬玉器出现在高等级墓葬中。

  玉璧是中华文化文明发展的一个缩影。除了广州南越王墓出土的玉璧,王维一对其他地区出土的部分玉璧也有研究。他向南都记者谈到,在我国河北、东部沿海地区,再到海外邻国地区,都曾出现秦汉时期的玉璧,“我们大胆猜测,这很可能与古代连接中西方的海外丝绸之路有关。”他表示,一定程度上,玉璧在海外被发现,也体现了中华古文明在海外的影响。

  “南越玉璧成为冬奥会奖牌的创意来源之一,也是岭南文化在中华文明多元一体中的贡献。”王维一告诉南都记者,这一方面象征着奥林匹克精神将人们凝聚在一起,另一方面,也是人类休戚与共、协调发展的中华民族价值观的体现。

  北京2022年冬奥会奖牌,由圆环加圆心构成牌体,形象来源于中国古代同心圆玉璧,共设五环。五环同心,同心归圆,表达了“天地合·人心同”的中华文化内涵,也象征着奥林匹克精神将世界人民聚集在一起,共享冬奥荣光。奖牌造型质朴简洁,体现了北京冬奥会“简约、安全、精彩”的办赛要求,并与北京2008年奥运会奖牌“金镶玉”相呼应,展现了“双奥之城”的文化传承。

  奖牌正面中心刻有奥林匹克五环标志,周围刻有北京2022年冬奥会英文全称(XXIV Olympic Winter Games Beijing 2022)字样。圆环做打凹处理,取意传统弦纹玉璧,上面浅刻装饰纹样,均来自中国传统纹样,其中冰雪纹表现了冬奥会的特征,祥云纹传达了吉祥的寓意。

  奖牌背面中心刻有北京冬奥会会徽,周围刻有北京2022年冬奥会中文全称(北京2022年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)字样。圆环上刻有24个点及运动弧线,取意古代天文图,象征着浩瀚无垠的星空,人与自然的和谐,也象征着第24届冬奥会上运动员如群星璀璨,创造佳绩。奖牌背面最外环镌刻获奖运动员的比赛项目名称。

  奖牌挂带采用传统桑蚕丝织造工艺,冰雪底纹上印有北京冬奥会会徽、核心图形以及“Beijing2022”字样等相关信息。挂带选用红色,与中国春节文化特色相契合,表达对运动员的节日祝福。

  奖牌盒以大漆和竹子为主要材料制作,既突出中国文化特征,又符合“绿色办奥”和可持续性的理念。

  本着“两个奥运 同样精彩”的原则,冬残奥会奖牌与冬奥会奖牌选用同样的形象来源,设计一脉相承。奖牌正面中心刻有国际残奥委会标志,周围刻有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英文全称(Beijing 2022 Paralympic Winter Games)字样及金、银、铜的盲文。

  奖牌背面中心刻有北京冬残奥会会徽,周围刻有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中文全称(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)字样。奖牌圆环上刻有13个点及运动的弧线。奖牌背面最外环镌刻获奖运动员的比赛项目名称。

  2020年5月,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奖牌设计方案面向全球征集后,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杭海与产品设计专业教师李文龙、首饰专业教师刘骁以及几位美院的学生组建了奖牌设计小组。

  设计小组在开展工作伊始便制定了基本策略:一是延续北京2008年奥运会“金镶玉”奖牌的玉文化概念。体现双奥之城的历史脉络。二是对奖牌形态进行创新设计,尝试多种形态的可能。

  杭海教授曾是2008年奥运会“金镶玉”奖牌的主创团队成员,他同小组成员分享了当年的创作过程,分析了历届奥运会奖牌设计思路,温顾了中国历史文化精髓,大家在热烈讨论之余开始追本溯源,寻找设计灵感。

  根据“苍璧礼天,黄琮礼地”的概念,李文龙、刘骁带领部分学生创作了以玉琮为基本造型的奖牌设计方案,尝试在形态优化与新材料的选用等方面有所突破。

  小组成员林帆受双环玉璧的启发,构思了两环同心奖牌草案。与此同时,小组成员高艺桐受古代铜镜上的同心圆启发,设计了三环同心圆环奖牌。

  杭海认为这是两个极具潜质的想法。之后,林帆阅读了大量同心圆环玉璧的文献,以殷墟妇好墓出土的五弦玉璧等为视觉来源,将外围圆环,设计成五弦造型,弦纹之间做打凹处理,以接近五弦玉璧的意象,表达与2008年奥运会奖牌“金镶玉”的玉璧形制的一致性,体现双奥之城的文化联系。据此,高艺桐提出,以中国古代天文图中的“七衡六间图”为视觉来源,体现日月星辰运行的动态意象,取名“五环同心”寓意“天地合,人心同”的人文内涵。

  经过反复研讨,设计小组确定了“五环同心”系列方案。此后又经过一个月的紧张设计与打样,最终在2020年6月底提交给北京冬奥组委八套奖牌设计方案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两个多月后,中央美院设计小组欣喜得到通知,“五环同心”方案入围!2021年7月13日,北京冬奥组委确认了奖牌的最终设计制作。2020-23年中国环保增强黑尼龙产业研究报告